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難分 | 14th Nov 2014 | 此刻此時 | (14 Reads)

 Picture

這些年我從文青變成攝影師了,

有興趣可看看這網站:www.nathantsui.net 

 

 


難分 | 14th Nov 2014 | 此刻此時 | (28 Reads)

Picture 

爺爺上山了。飯吃了,儀式完成,人生就這樣走到盡頭。
蓋棺前我看到爺爺的臉,聽到麻麻的抽泣聲,叔父們都說他只是像睡了一樣,不用傷心。
只是像睡了一樣,沉沉的睡著了,永不起來。

 我忽然發現,生命走到盡頭,就會變成我們的記憶。
今天我又到兩年沒住的房間,抹走舊事物上面的塵埃,
我找到了爺爺寫給我的一本家族人名簿,裡面把從曾祖父到遠房親戚的名字都紀錄下來。

就像靈堂上長輩跟我們說的一樣。

 

彷彿爺爺心底覺得那是值得守護的重要記憶,又知道這些或人在外地、或很少聚首的親戚,
每次怎樣為我們介紹也始終記得不住一樣,我想到爺爺必定在旁邊,微笑看著這一切。

我還記得家裡有一部爺爺手寫的《本草鋼目》,塵封了但一時間找不起來,
離開酒席前有位叔伯跟我說,爺爺在我現在的這個年紀在藥材舖工作,

是位對各種藥材如數家珍的醫師。看來這本《本草鋼目》,也是爺爺認為重要卻知道會漸漸忘記的。
 

那可能是他昔日的自信和尊嚴,所以想留給長孫。
那可能是一份他覺得要承傳下來的記憶。 

 

我知道,我的兒時來到這一刻正式完結了。
而爺爺活在我們的記憶裡面,僅僅在幾個人的心裡,
這唯一的記憶,漸漸會封塵,漸漸會被人忘卻。

 
因此,我要想這些都寫下來。 


難分 | 14th Jul 2013 | 此刻此時 | (49 Reads)

抬起頭,看著雲後的銀邊,充滿層次;腳邊透明的海浪,進進退退,霎時間暫忘時間流逝。

最近愛上新界東邊一帶風景與氣息,
這天,放下相機,與愛整潔的小辣椒到烏溪沙掘蜆遊玩。
原來她第一次掘蜆,來到現場便興高采烈地在沙上埋首發掘,
我中途躲懶,坐一塊小石上,看著海浪漸退。

思想,像潮汐一樣愈流愈遠。

 迷上一件事,便不可以停下,直到我找到原因為止。
寫作可能是這樣的一件事,我想把心裡對世界的疑惑,藉文字表達出來。
我不可否認,當時寫作最大的動力,源至成長的困惑和上一段愛情 。
然後我長大了,我放下了,便對世界失去了疑問。
所以甚少寫文章了。

其實連我自己都感到可惜,但
如果階段終究會告終,我除了不捨又能夠做些甚麼呢? 

而攝影,就是現在我表達疑問的方法,雖然我還未知道問題是甚麼。 
這天,我沒帶相機,卻又似乎看到了新的景色。


難分 | 20th Jun 2013 | 此刻此時 | (16 Reads)

Picture

Miu早晨:

看到你網誌在4/10/2013 10:12 AM 發表對舊Blog友的思念,提起文青難分、覺非和其他舊友的名字。想對你說,儘管我們部落格停留在2012年,但我們過得很好,重點是還活著啦(笑)這些年,大家的確改變了很多,但希望,還是有一些沒有被改變的部分:至少,在文字中能還流露出一點死性不改的性格與痕跡吧。

如果,你好奇這兩年難分到了哪裡,說起來我也不知道自己現在站在何地。這兩年放下筆,拿起相機,也在雜誌社鍛鍊了一段日子,認識了影像的威力和新聞寫作的皮毛,卻讓文字創作方面留在原地。這種不進則退的程度十分可怕,有時想下筆記下些其麼裝裝假文青,每次都感到舉步維艱。想簡單地表達自己也變得口齒不清,十分懊惱。

也許是,我漸漸忘記自己文青的身分了,想把當時的靈魂召喚回來時,卻被自己新的身份所取代。這段時間,在一個攝影師,記者/編輯或文字創作人幾個身分間穿梭,幾乎讓人精神分裂!原來,用不同的身份看世界,不單是表達手法和方式不一樣,就連目光、思維和生活得到的感悟,也漸漸受到影響。一件事,我要寫一篇報導去傳播真相、一篇散文去記載感受,還是用一幅攝影作品來紀錄好呢?

將三種身分融會貫通還未做到,腳步已一直走向毫不熟悉的前方,舊有的路,回頭時已相距甚遠;如今,用難分的方法寫散文,還可行嗎?當年的假文青,是否已文青不再了?可能,距離重拾文字的力量,還要經過許多許多篇爛文章的歷練才可做到吧?不過,看了你的問候,我停下來喝了杯咖啡,又覺得應是時候再寫些甚麼了。

對於文字、寫作、和這些年來大家的友誼,我心底還有一份熱愛。

僅祝安康!

Nathan上

 

PS. SinaBlog系統太不穩定了,應否搬到Wordpress或Blogger?可是工程巨大呵。


難分 | 31st May 2013 | 光影五蘊 | (2613 Reads)

Picture
用3年8個月零21日在烏溪沙砌了巨型心形石堆的吳伯。

「這心形石堆嗎?到今天我共砌了3年8個月零21日。」英文諺語裡有Every dark cloud has a silver lining 的說法,每朵灰雲背後都鑲有銀邊,意思是凡事總有好的一面,意境就像這天烏溪沙的天氣。趁天氣還算好來拍幾張照片,沒想到碰見用石頭砌出巨大心型的吳伯。說句您好,上前攀談,吳伯外形烏黑、瘦削,留著一長鬚,說話時不時露出自信親切的笑容。

 

 (閱讀全文)

難分 | 19th May 2013 | 此刻此時 | (30 Reads)

 Picture
擠進小島參觀太平清醮,船一時多泊岸,人早已迫滿了半個島嶼。沿路尋找拍照位置,終於在街市旁邊找到半個身位。五月天,古怪天氣忽雨忽晴,水洩不通的大街上,雖然人人打傘卻容易被雨水淺濕,攝影人都用事先準備好的膠袋包裹相機,並不美觀,但Get the Job Done,你知道,很多漂亮照片背後製作過程都並不美麗,幸好真正飄色開始時雨開始停下了。

看完飄色巡遊後相約在小食店等,這天島民臉上都掛個自豪笑容,一年一度,個個彷彿都是派對宴會半位主人,高高興興對來訪小島遊人表示歡迎。令遊客感到欣慰的是,大部分食肆沒有選擇在這天加價,鹵水雞翅還是雞翅的價錢,海鮮大排擋亦與平時價格差不多,沒被當成水魚,身為一名傻呼呼遊客,實在值得欣喜。

散步到島北欣賞夕陽,六點鐘的落日在雲後展露出難得的好陽光,我們在石堤上看夕陽遠海,玩了一會兒影子,再給蚊子叮了幾口後,玩得夠了累了便徐徐折返。長洲大街上人潮仍是擁擠,但飄色後島上氣氛又回復相對的清閒,微風吹來的感覺,暮色和港灣裡彎月飄泊的倒映,又回復那個男男女女,三五知己的渡假勝地該有的樣子。

傍晚,吃了誇張的巨型魚蛋後,遠遠看著那還未搶的包山,我倆排隊乘船離開這一天小島的假期。女友在紀念品店買了個和我肚子似乎一樣大的平安包咕o臣,說要放在我家,咕o臣上面寫一個大大的平安,旁邊圍滿了不同字樣的福字,我想,這寓意平安是福吧。

 
後記. 這天難分上報了,給蚊蚊讀報時發現,在圖片的角落裡。

是日拍攝心得:誤打誤撞走進記者區裡,位置比一般市民好得多了,十分懷念擁有記者證的短暫日呢。

 (閱讀全文)

難分 | 30th Apr 2013 | 光影五蘊 | (30 Reads)

 Picture 

有些想法漸漸成形,但又未能夠表達,況且放下筆久了文字不好,請看官見諒,讓我們慢慢說。相信我,那是一件重要的事,相信我,正努力把心中的話說出來。

自從拿起相機以來,眼前的世界變得不一樣了,從可化成一句段落文字的風景和感受,變成一幀幀可以或不可以成為一張照片的兩種畫面所取替。他們說手裡拿著鎚子,就會把甚麼都看成是釘子,你想這話說得再正確沒有,就像從前把甚麼都看作寫文的材料和營養,現在把所有事物都看成攝影的元素。這樣,實情也不知道好處還是害處比較大,只是隱約的覺得心裡多一個甚麼工具,想透過它來不斷創作,僅此而已。

你就是那個文字匠、攝影匠,沒有任何意義的,你只是想在創作過程裡,一次又一次的用你手中的鎚子來創造意義。在離開雜誌社後,你明白到,按下快門時能獲得滿足感是因為你在每次框住世界時都完成了一個儀式。所謂的構圖、光線、對比、色彩和影調,與一場婚禮儀式中的迎親、敬茶、註冊、換戒子、接新娘、拋花球等禮節一樣,只要在特定人士眼裡正確地完成了這些禮節,儀式的意義便可以成立。

請記住,人的身分都是透過這些儀式建立而成的。婚禮後擁有夫妻的身分,畢業後擁有學歷的認授,不是因為我們是中國人,所以會過農曆年和慶祝中秋節,而是透過慶祝這些節日,我們為自己塑造出中國人的身分。可能這個比喻有些粗糙吧,但我想說的是,這些儀式的目的或許不過給予一個身分給我們去立足世上,而拿著紙筆、拿著相機,剛好能讓自己擁有一個以為可以記錄世界的身分,於是你一直磨練那心中的工具,用文字和相片,去框住自己的身分,完成一個又一個儀式。

 


難分 | 2nd Apr 2013 | 此刻此時 | (48 Reads)

荔景的夜色,醉人。上次到哪工作過後,一直想去再拍貨櫃碼頭映襯那高架橋上車軌曲線的優美。這天,你來到六號碼頭,看看築起這個繁榮碼頭的工人們,爭取合理的生活尊嚴。從前用遠攝鏡拍車軌時你看不到,這次你才發現,原來這座港口興盛的燈光,都是出自這些工人們的辛努與血汗。而建造繁華的工人,應該值得社會尊重吧。

 

Picture

 攝影人喜歡的荔景夜色,是中環創造,還是工人築起的?在資本家利益為先的社會,工人們又應得到合理權益嗎?

Picture
貨櫃碼頭罷工的聲援人士,手拿馬克思的《資本論》。

Picture
示威人士的訴求。

Picture
示威工人在集會裡高歌。

Picture
六號碳頭裡的標語。

Picture
六號碼頭裡的標語。

 


難分 | 28th Jun 2012 | 電光幻影 | (67 Reads)

07 月 09 日 笑容90後 (125 - 128)

電影《車手》鏡頭緊湊,節拍明快,
杜琪峰、鄭保瑞,幾個響噹噹的名字,在在告訴你,
香港電影工業mastering the art of storytelling的人 ,大有人在。

 

 (閱讀全文)

難分 | 15th Jun 2012 | 心中有歌 | (66 Reads)

《一首歌,一個故事》

坐地鐵,從筲箕灣漫長漫長路家,
眼前大家臉上盡是疲累,但人人也埋頭對著手機。

新聞說,香港人使用智能手機,全球密度最高。

你想,當然了。

 (閱讀全文)

難分 | 15th May 2012 | 這些人物 | (182 Reads)

06 月 01 日 夕陽,漫步,迪欣湖 (81 - 142)

剛回港買了兩張唱片,喜歡的五月天和謝安琪
音樂裡唱頌的都是對於未日的幻想。

笑,是的,很多時候文人都會喜歡相若的題材。
青峰寫了春日光與夏狂熱,阿信筆下就有若夏,知秋,忍冬和青春。
同樣以四季為題,你想這是巧合吧?不,十多二十年前,
遠離台灣在香港林振強也為張國榮寫過一首春夏秋冬。

四季,候鳥,故鄉這樣美麗的題材,
每個喜歡文字的人都會涉獵, 而更美麗的是,
作者對於相同題材借題發揮的不同想像,不同詮釋與不同演繹,

讓你知道,世上的事物與題材或許有盡,
而一個人的心裡腦裡的幻想,卻是無限。

 (閱讀全文)

難分 | 12th May 2012 | 此刻此時 | (54 Reads)


來到荃灣的山嶺,密雲天空下,走訪圓玄學院。

一登山門,便暗叫一聲好。你發覺這道家境地,
除卻祭祖的靈牌與香火,還有不少精緻的畫棟和雕樑。

呵,你喜歡看那些神神怪怪的東西。
靈塔旁的八仙圖,鮮豔明美,塔下的兩隻大貔貅,威猛襲人。
園中有林,林中有園,有古雅的藏經閣,
有牆上的飛天璧畫,魚池錦鯉,竹林觀音。

 (閱讀全文)

Next